有书楼 > 武侠仙侠 > 从华山开始的武侠之旅 > 第一百四八章归期临近
    等裴勇被请进来以后,李渔便娇嗔道,“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我这里呢?”

    裴勇有点被她的热情给弄的有些不适,笑着对她说道,“我是来找这位清河郡的三供奉的。「有书楼www.bjkj66.com」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李渔脸上是相当精彩,李青山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裴勇。一看到裴勇来,他就知道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!”三供奉现在非常的不爽,一口牙掉了不说,还被长公主如此敷衍。他们清河郡这些年没少给长公主资助啊。

    “我是副院长的学生…”裴勇看着三供奉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道歉就不必了,我清河郡的面子没有那么不值钱,副院长若是真的想修补关系,就让他亲自来吧。哼!”

    三供奉傲然的说道,在他看来这裴勇是来向自己道歉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李青山在一旁笑了。这老东西真是蠢的可爱啊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,我不是来道歉的。”裴勇对着他说道。“先生说你太弱了,所以他没敢锤你,怕将你锤死了,所以让我来将你锤一顿,毕竟欺负了武科的学生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裴勇的话,三供奉气的头发都快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你以为老夫真是一个弱者不成!我可是知命境的!今日老夫就好好教训你一顿。”三供奉恼羞成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国师正好在这里,那劳烦国师替我二人做个证人。”裴勇说完便扯下了自己的衣袖。

    大唐本就民风彪悍,所以百姓之间有了私仇,第一时间不会想着报官,而是想着自己解决,因为大唐允许决斗。

    扯下衣袖这是分胜负,但若是划破自己的手掌,那就是分生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还要与我决斗!”三供奉咬牙切齿的怒道,他伸出手掌将自己手心狠狠的划破。“分生死!你敢吗?”

    裴勇看了他一眼说道,“那我接受你的挑战。”说着他也划破了自己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今日,我定要杀你!”三供奉嘶吼着冲向了的裴勇。他冲来时来带着无尽的天地元气。

    裴勇面色冷静的出刀,“败你一刀足以,杀你也只用一刀。”

    沧浪一声!

    长刀出窍,直接斩开了三供奉带着的天地元气,刀狠狠的砍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裴勇本可以一刀将他劈成两半,最后关头他收住了。但是磅礴的刀意还是击中了三供奉的雪山,他直接倒地吐血。

    “我不杀你,是因为你太弱。”裴勇将唐刀回鞘,“但是先生说了让我将你锤成一个猪头。”

    说完裴勇对着三供奉就是一顿老拳,看着三供奉彻底肿成一个猪头以后他才收手。

    “我书院武科的学子平白无故被人欺负,做教习的便会出头。你若是不服,还有两个教习可以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三供奉连忙说道,“熟…了…”

    被打成一个猪头在加上一口牙都没有了,所以说话便是这幅模样。裴勇对着李渔与李青山行了一礼以后,便大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离开的裴勇,李渔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副院长不但自己强,教出的学生也强的吓人。”李青山似乎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若是副院长能支持我们,那我们就真的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支持父皇选中的人选,不过他一直不怎么喜欢李珲圆。”李渔如何能不知道副院长的态度对皇位归属的重要性呢?

    “那看来我们就该想想别的法子了。”李青山这么说就彻底已经表明,自己倒向李渔姐弟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宁缺与夏侯之争,便是最好的机会。不管宁缺是生还是死,书院与皇后必然站到了对立面,一个无法得到书院支持的皇帝,是坐不稳江山的。

    父皇不会考虑不清楚这一点的。”李渔笑着说道。不得不承认她笑起来的时候,还真的很好看呢。

    裴勇回到书院的时候,宁缺刚刚被陈皮皮抬走。长乐看着裴勇手上的伤问道,“怎么还跟那老头死斗上了?”

    “是他不服气,要死斗的。”裴勇笑着说道。“我按照先生的吩咐,只是教训了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那三供奉的生死长乐本来就不太在意,听裴勇这么说也只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在长公主府中见到了国师。”裴勇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这件事告诉了长乐。

    这个时节在长公主府里见到李青山,几乎就表明这位国师已经把注下到了李珲圆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与咱们无关,谁做皇帝由李仲易决定,咱们管好自己就可以了。”长乐一点没有参与这无趣的皇位争夺战。“不过李青山故意让你看到,无非是想让我们知道昊天道南门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那先生的意思呢?”裴勇还是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?谁做皇帝管我屁事啊。”长乐笑着喝了口春茶。

    “那先生想做什么呢?”裴勇看着长乐问道。长乐的这四个学生,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的先生到底追求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都知道先生想要的是武道的巅峰,但是万一先生对这世俗的一切也有所要求呢?当然他们这些学生自然是无条件的支持了。

    “我?我想给这个世界那些不求神、不拜佛想着靠自己的人们一些尊严而已。”长乐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着在天黑之前,做些什么而已。”

    虽然先生的后半句话裴勇没有听懂,但是现在看来先生真的对权利没有什么兴趣。确定了这个,裴勇觉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因为他觉得先生就应该是这样的人,也只有这样纯粹的人才能走上武道的巅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先生。”裴勇点点头,然后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裴勇的背影长乐笑了起来,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的。

    随着夏侯离开的时间越来越近,长乐对宁缺的煅烧的时间也越来越长。明日夏侯就要离开了,所有的人都盯着宁缺,看他如何破局,如何能说服书院帮自己报仇。

    没有人觉得宁缺能杀死夏侯的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今日宁缺没有再被烧,长乐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没有,您能让裴大哥先去给夏侯来两拳吗?”宁缺期待的看着长乐问道。
点此章节报错